“清代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历史建构”学术研讨会 

 清代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历史建构学术研讨会

清代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历史建构学术研讨会合影

        2015年7月25日,“清代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历史建构”学术研讨会在我校召开。本次会议由我校历史文化学院与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历史研究》编辑部联合主办,我校东北史研究所、东亚文明研究中心、中国社科院边疆研究所东北工作站协办。  
会议期间,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历史研究》编辑部、南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复旦大学、吉林大学、黑龙江大学、长江师范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出版社以及东北师范大学等十余所高校和科研机构的21名专家学者,从多民族统一国家历史建构的理论与实践、“新清史”研究的回顾与反思、史料史观与清史研究前沿三个方面,展开了讨论与交流。  
        会议开幕式由历史文化学院院长刘晓东教授主持,副校长韩东育教授、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历史研究》常务副主编周群副编审先后致辞。韩副校长在致辞中代表学校对与会者的到来表示热烈欢迎,对本次会议能在有深厚明清史研究底蕴的东北师大召开表示由衷喜悦。他指出,域外的清史研究亦源远流长,尤其是日本,从近世的佐藤信渊到近代的吉田松阴、福泽谕吉、那珂通世、桑原骘藏以及稻叶君山等人,均对清朝有不同的认识,当然,在那些不乏深入细致的研究背后,也显隐交错着程度不等的政治意图。由于海外“新清史”的历史认知与日本早年的相关研究不无逼肖处,因此,必要的学术甄别和政治判断,对国内清史界来说乃具有重要意义。《历史研究》常务副主编周群在致辞中对东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为本次研讨会的准备工作及辛勤付出表示感谢,强调了“学术引领期刊”的重要性,并充分肯定了此次学术研讨会的重要学术价值。  
        清代构建多民族统一国家的理论与实践是本次研讨会的重要内容。在理论层面,韩东育教授认为,发轫于先秦时期的“华夷”观念特别是孟子的相关理论,构成了“华夷一家”思想的法理依据。清朝为实现“政治认同”与“文化认同”的合一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为实现文化和疆域意义上的“中华”最大化,做出了前所未有的贡献。刘晓东教授指出,清代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建构应理解成“法明崇满”与“清承明制”的结合,二者并无矛盾之处。吉林大学程妮娜教授认为,多民族国家建构的重点在边疆地区,她的发言,重点考察了边疆地区朝贡制度的发生和影响。复旦大学邹怡副教授从“大历史”的视角长时段地考察了农耕与游牧两大生态区域背景下的多民族治理,认为清代对北方民族的管理经验,体现了精简整编政策的优越性,也是“华夷一家”理论的具体实现。在实践层面的研究,刁书仁教授以康熙帝东巡、南巡为中心,讨论了康熙帝的举动在清前期多民族统一国家建构中的作用与意义。长江师范学院张明富教授指出,传统重农抑商观念在清代已经发生改变,而清前期通商政策更促进和巩固了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  
        “新清史”研究的回顾与反思、史料史观与清史研究前沿亦是本次研讨会的重要内容。对于“新清史”,南开大学杜家骥教授围绕“新清史”提出的清朝的汉化政策、满族的族群意识及其在国家统治中的核心应用、满族与边疆民族等问题进行了探讨。南开大学常建华教授从微观角度详细考证了康熙帝巡幸五台山并非新清史所谓的接续元朝,指出其目的在于建构满汉蒙藏多元一体的国家形态。中国人民大学刘文鹏副教授详细梳理了“新清史”学术术语中的内陆、亚洲概念,认为新清史将满族等同于游牧民族是不正确的,马上民族的诸多特性也无法完全解释女真特色。关于清史研究的史料问题,越来越多的学者认识到使用满文、重读满文文献的重要性,东北师大庄声副教授运用原始满文文献,通过对清初票签制度的考察,探讨了清代对于多民族治理上主动吸收汉文化的特色。关于清史研究的前沿问题,中国社会科学院刘正寅研究员肯定了伯克制的意义,一方面在于调适和稳定回部,另一方面则表达了清代统治者以正统王朝继承者的身份完成对中原的统治。《历史研究》编辑部吴四伍编辑指出,清代社仓在管理与官员关系上发生了窘境,认为社仓制度自身存在的不规范性体现了古代基层管理制度上的缺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刘芳从区域传教的视角,通过明清时期天主教传播的变化和流民涌入等现象,揭示了此时天主教传播的复杂性。  
        本次研讨会为国内清史研究搭建了交流平台,促进了该领域专家学者的深入交流,在理论与实证方面均达成共识,并拓展了新的研究方向。会后,与会代表还参加了我校满语语言文化研究中心所举办的“满文书法联谊会”,积极肯定与赞赏我校满语语言文化研究中心对满语的拯救行动,强调了满语在清史研究中的重要意义。会议期间,《中国社会科学报》对本次会议进行了追踪报道。




此条目是由[宋强]发表在[交流栏目]分类目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