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骥 

吕骥

吕骥

(1909—2002)

         吕骥,是我国著名音乐理论家、作曲家、音乐教育家、音乐活动家。他也是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前身东北大学鲁迅艺术学院的创始人之一,曾担任第一任东北大学鲁迅艺术学院的副院长、院长。吕骥主张民族性、实践性的音乐教学与实践相结合,这种前瞻性教育主张对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音乐教学体制的创建和发展完善指明了方向,为我院作出了重大的贡献。

         吕骥,湖南湘潭人,1909年4月23日出生。20世纪30年代初,吕骥就学于国立上海音乐专科学校。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民族危机日益深重。吕骥于1931年冬加入了中国左翼戏剧家联盟。1933年冬,吕骥成为剧联音乐小组的成员。音乐小组的领导聂耳出国后,吕骥继任组长。1934年至1935年春,吕骥和聂耳、任光等人创作的一批革命歌曲反映了中国劳动群众和广大人民的心声,宣告了一种新的风格、新的气派的音乐文化的诞生。

         1935年2月,吕骥加入中国共产党。1935年5月间,吕骥和沙梅、盛家伦等发起组织了“业余合唱团”,成为当时群众救亡歌咏运动的核心力量之一。1936年1月,吕骥和孙师毅共同发起组织具有统一战线性质的“词曲作者联谊会”,团结各种政治派别的爱国音乐家、词作家为抗日救亡而创作。随后,吕骥又发起成立了以研究创作问题、培养创作人才为任务的“歌曲研究会”,领导和组织创作了一批反映抗日救亡斗争的优秀歌曲,有力地激发了人民群众的爱国热情,成为鼓舞人民、团结人民的强大精神力量。1937年1月,吕骥赴北平开展救亡歌咏活动,协助北平学联成立了“联合歌咏队”。同年3月14日,和“上海、北平文化界慰问团”一起到达绥远省归绥市慰问当时在内蒙古抗击日本侵略军取得胜利的三十五军将士。七七事变后,抗战全面爆发。吕骥于8月间转赴山西太原,在山西省牺牲救国同盟会总部担任歌咏工作。

         1937年10月,吕骥抵达延安,先后在抗日军政大学和陕北公学工作、任教。1938年2月,吕骥参加筹建鲁迅艺术学院的工作。4月,鲁迅艺术学院成立。吕骥任音乐系主任,后又兼任教务主任。1939年9月,吕骥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新建立的华北联合大学工作,任文艺学院副院长兼音乐系主任。1940年7月,吕骥返抵延安,再次任鲁艺教务主任兼音乐系主任。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后,延安“鲁艺”由吕骥、张庚率领迁往东北。1946年到佳木斯加入新建立的东北大学,创建东北大学鲁迅艺术学院。东北大学鲁迅艺术学院下设音乐系(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前身),吕骥任副院长,后来担任院长。1947年2月,鲁迅艺术学院分为4个文工团,分赴同江、牡丹江、松江和东北地区南部,开展文艺宣传活动,发动群众,组织生产活动、社会文化活动等。

         1949年7月,第一次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成立了中华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联合会。吕骥参加了大会,被选为中国文联委员。1949年7月23日,中华全国音乐工作者协会成立,吕骥被选为主席。1953年9月,中华全国音乐工作者协会改名为中国音乐家协会,吕骥被选为主席。在第二届、第三届中国音乐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上,吕骥连续被选为主席。在第四届、第五届中国音乐家协会全国代表大会上,吕骥被推举为名誉主席。1954年后,吕骥相继被选为第一、二、三、五、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并担任第五、六届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委员和教科文卫委员。他还是中国共产党第八次、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1950年至1957年,吕骥任中央音乐学院党委书记、副院长。1985年,吕骥当选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国际音乐理事会名誉会员。2002年1月5日,吕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2岁。

         作为一位作曲家,吕骥从20世纪30年代初就开始了音乐创作活动。在半个多世纪中,他没有完全停止过音乐创作的实践。吕骥的音乐创作主要集中于各类声乐体裁,其中尤其以他在30年代至50年代所写的群众歌曲最为突出,如《聂耳挽歌》(孙师毅词)、《中华民族不会亡》(柳野词)、《保卫马德里》(麦新词)、《武装保卫山西》(夏川词)、《抗日军政大学校歌》(凯丰词)、《毕业上前线》(成仿吾词)、《开荒》(天兰词)、《铁路工人歌》(萧三词)、《毛泽东颂歌》(新疆俄罗斯族民歌词)、《反对武装日本》(放平词)、《消灭细菌战》(郭沫若词)等。此外,他还为戏剧、电影写过配乐和插曲,其中一些插曲曾在群众中有过较大的影响。如《新编“九一八”小调》(崔嵬、钢呜词,话剧《放下你的鞭子》插曲)、《自由神》(孙师毅词,电影《自由神》主题歌)、《壮丁上前线》(季伯钊词,歌剧《农村曲》终曲)、《大丹河》(王震之词,话剧《大丹河》插曲)、《参加八路军》(崔嵬词,话剧《参加八路军》插曲)等。在合唱音乐方面,吕骥最主要的代表作是根据郭沫若的同名长诗所创作的大型声乐套曲《凤凰涅槃》。从50年代至80年代,尽管吕骥长期担任较重的行政领导工作,他仍在工作之余从事不间断的音乐创作活动,在群众歌曲、艺术歌曲、少儿歌曲等方面都留下一定数量的作品。其中,比较突出的有《毛泽东颂歌》、《反对武装日本》、《消灭细菌战》、《祖国颂》、《美国黑人要自由》、《红领巾》、《六一国际儿童节歌》、《国旗,国旗,多鲜红》、《车尽银河水》和《最可爱的人回来了》等。

         作为音乐理论家,他的理论写作涉及音乐运动、音乐创作、音乐表演、群众音乐生活、民族音乐、音乐美学、音乐史等多方面的领域。已出版的两卷集《吕骥文选》,是他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的音乐理论财富。在他的倡议及支持下,中国音协先后创办了《人民音乐》、《音乐研究》、《戏曲音乐》、《音乐译文》等音乐理论刊物,为促进音乐艺术的发展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作为音乐教育家,吕骥在延安主持鲁艺音乐系的工作时,建立了具有革命性、实践性、民族性特点的教学与实践相结合的音乐教育体制,培养了一大批在战时环境中具有实际工作能力的音乐工作干部。吕骥在鲁艺开设的“新音乐运动史”课程,成为我国近现代音乐史学科建设的开端。在担任东北大学鲁迅艺术学院的副院长、院长期间,他主张继承延安鲁艺优良的音乐教育传统,同时吸收新中国诞生前国内各专业音乐院校的有益经验,建立新的专业音乐教育体制。吕骥这种教育观念对当时的东北大学鲁迅艺术学院产生了深远、积极的影响。东北大学鲁迅艺术学院音乐系建立之初,直接聘请民间艺人教授唢呐、二人转等民族民间音乐。为提高学生的素质和表演才能,还组织大量的社会实践活动,定期或不定期地举行音乐会演出,为电影音乐录音,下乡为人民群众演出等等。当时我院学生还为长影新片录音,《白毛女》、《内蒙人民在前进》中的合唱曲,《上甘岭》、《白毛女》的钢琴曲录音都是我院学生完成的,在社会上产生了巨大的反响。现在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已基本建成为专业比较齐全,教学、科研、实践相结合的一所具有中国特点的新型的音乐教育学府。

         作为民族音乐学家,吕骥为继承与发扬我国民族音乐优秀传统进行了不懈的努力。在吕骥的倡导下,鲁艺音乐系部分师生成立了“中国民间音乐研究会”,他被选为会长。为了更好地开展民间音乐研究工作,1941年秋吕骥写了《中国民间音乐研究提纲》,它不仅对当时延安及其他抗日根据地的民间音乐研究工作具有指导作用,而且对后来我国民间音乐研究及继承、发扬民族音乐优秀传统的事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吕骥对民族音乐的观点:第一,传统音乐文化不是凝固在琥珀之中,而是不断流动和发展着的。对传统音乐中具有合理性、优越性的成分,应当继承发扬;对世界音乐文化亦应吸收其新鲜养料来发展我们的民族音乐文化。第二,继承优秀的民族音乐文化传统,并不是重复前人的创造。每一代音乐工作者不仅是传统音乐的承受者,继承着传统,也是音乐文化的创造者,不断改革和影响着音乐传统。只有给传统音乐文化以丰富的发展和继承,才能算是真正的继承。第三,民族音乐传统的批判继承与创新发展是相辅相成的,事实上,很难将传统与创新完全对立或割裂开来。没有批判继承,所谓发展就是一句空话:在批判继承基础上进行发展,便意味着突破和创新。音乐的创新不应简单地理解为仅是在民族传统形式上的创新,更主要的是内容上的创新。吕骥一直把收集、整理我国浩瀚的民族民间音乐遗产作为我国当代音乐工作者的一项责无旁贷的重大任务。60年代初,中国音协和中国音乐研究所决定联合进行收集、编辑《中国民间歌曲集成》的工作。这一大规模地全面地收集整理、编辑出版民族民间音乐遗产的工作,在我国和世界音乐历史上都是空前的。它使我国数千年流传下来的优秀音乐文化遗产得到保存和传播,并将成为我们继承和发扬民族音乐优秀传统、创造新音乐文化的深厚基础。

         作为音乐活动家,他在中国音协主席的岗位上,团结全国的音乐家们为发展我国的音乐文化而共同奋斗,全面地促进了我国音乐创作、音乐表演艺术的发展和繁荣。

         我国的古琴音乐有数千年的传统,但到了近代日渐衰落。吕骥在主持中国音协的工作以后,支持古琴界人士成立了北京古琴研究会。北京古琴研究会又联络各地古琴家进行艺术交流、发掘古谱、传播古琴艺术等活动。1955年11月,经吕骥建议,中央音乐学院民乐系设立了古琴专业,中国音乐研究所和北京古琴研究会于20世纪60年代初联合进行了编辑《琴曲集成》的工作。吕骥亲自联系中华书局出版,并写了《略论七弦琴音乐遗产》一文作为这部《集成》的序言,对古琴音乐的发展和对古琴音乐的研究都有重要的影响。

         对我国古代音乐的研究,吕骥一直提倡要从古代音乐文物中探索古代音乐文化发展状况。吕骥于1977年3月至5月间,带领一个音乐文物调查小组,赴陕西、甘肃、山西、河南4省,对部分出土文物进行了调查。这次调查,发现了先秦编钟一钟可发两音的现象,对于我们了解先秦时期音乐文化发展水平具有重大意义。

         吕骥对我国音乐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不可磨灭的卓越贡献。他在音乐创作、音乐理论(包括民族音乐史的研究和考古)、音乐教育、民族音乐、群众歌咏活动等方面都有着深远积极的影响,尤其是在音乐教育方面,吕骥是一位杰出的音乐教育家。为了音乐艺术的开拓与发展,为了培养人才,他倾注了大量心血。

         吕骥是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的前身东北大学鲁迅艺术学院的创建功臣和首任院长,他的音乐教育观念对我院教育体制的发展完善和专业办学的方向都起到了深远积极的影响,为我院的建设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受到全国音乐界及东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广大师生的爱戴和深切的怀念!




此条目是由[于洋]发表在[东师学人]分类目录的。